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农业资讯

熊猫娅 越过山丘,遇见上大学的我

范文吧
发表于2021-11-25 19:15:03 归属于农业资讯 本文已影响 我要投稿 手机版

独自走在校园的小径上,迎面吹来的风已经有了深深的凉意。淡淡的黄桷兰的芬芳飘散在潮湿的空气里。抬头看那些散落在绿影中的零星小花,我突然想起远方那个小镇,和小镇上可爱的人们。

镇上的巷子里是常常有乡下女孩子来卖黄桷兰的。我记得有个女孩子,喜欢穿件细碎小花的布衫,两条粗黑的辫子搭在肩上。她有细细的眉眼,笑容朴素而羞涩。

她低了头从我的门前走过,留下一巷子的香,久久不散。

只不过那时夏天,我们那里,秋天是没有黄桷兰的。

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来念大学,也不过几个月时间,初来时的新鲜感已随秋风淡了。这个城市跟我的家乡小镇完全不同,我感受着它不同的气质,也在它给我的生命中留下一抹色彩。

宿舍里有四个大二的女孩子,她们是快乐的。大声说话大声笑,调侃彼此的男友,一副完完全全整个身心都在享受被人宠爱的样子。周末的晚上,我喜欢坐在我铺好蓝格子床单的小床上,看她们叽叽喳喳,打扮得花枝招展,然后挽着男友翩然而去。临出门还不忘对我说,妹妹,记得把门插紧。

她们总叫我妹妹妹妹。

因为我有一张十六岁的女孩才有的娃娃脸。她们用温和的声音跟我说话,笑容是带了一些爱怜意味的。权且让她们过过做姐姐的瘾吧。我暗自笑,把那颗二十岁的心紧紧藏着。

从十六岁起,我就习惯了一个人静静独处。

我喜欢踱到阳台,看风和桉树叶挑逗。秋阳没遮拦地泻下来,天是浅浅的蓝色,阳光透过密密的树丛,在润湿的泥土上投下疏疏细细的影。楼下的小树林有人吹长笛,笛声里含了谢清冷的味道,深深的哀伤像冰冷的雾弥漫在整个屋子。

我就想起自己原来也是有一个他的。在远方的小镇,他常用自行车带着我在巷子里横冲直撞,越过一个又一个卖黄桷兰的女孩子。那黄桷兰是盛在青竹小篮里的,香味甜甜的。

这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。

叶将落尽的时候,收到了小镇朋友寄来的信,拆信的时候内心有轻微的悸动,好像小镇冬天温和的日影轻拂在心头。偶然提到那个卖黄桷兰的女孩子,已经嫁到镇上,做了一家杂货店的老板娘,日子过得舒坦而惬意。我惊讶之后又释然,怎么不该呢?她和我差不多大,在小镇,这样年龄的女孩子正是该结婚的时候。只是不晓得明年夏天,又会是谁低了头从我家门前走过。

宿舍里的女孩子开始织毛衣,银灰、浅咖啡,都是男孩子们喜欢的颜色。我也为自己织了一件,那种嫩绿与鹅黄融合的颜色,粗粗的钱,斑驳的图案像是被雕刻过的草坪盛开的黄色小花。在初冬的寒夜里,我穿上它,好像在春天的日影里沐浴着阳光,青草的味道浓浓的。

日子缓慢而平静地流过,我用心感受着平淡生活里不经意的美丽。

《此文章由熊猫娅娅原创,特此声明》

返回农业资讯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