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农业资讯

低徊 心怀淡雅居息塘

范文吧
发表于2021-11-25 18:25:03 归属于农业资讯 本文已影响 我要投稿 手机版

长的太多利息会付出,心会低。

长江以南的土地与甘肃相连,物产丰富。先民对书很了解,喜欢把书挂在角上,有着深厚的文化渊源。比如南浔,就是一片人们生活在爱和幸福中的土地。有许多著名的历史遗迹和骨骼。如果不小心,就会遇到遗留问题,会让那些古时候的好人止步不前。明朝时,南浔人朱国桢是朝廷大臣和太子太保的官员,他说:“禹镇有一个虞书阁。相传南渡此地,留下一只画的鹰,赵有一卷马。”赵是著名的湖州人赵孟頫。可见,南浔自古以来就是个人才辈出的地方。

南浔不仅是一个古镇,更是一个人文底蕴丰厚、藏龙卧虎的村落。令狐、石莲、林爽、何复、狄岗、山莲、夏昂和李记,那里没有诗人和水墨书生,而那里也没有多少瓦棺封鼎。俞毓雄的老家在菱湖泗溪,宋代有个税务所,被俞真红考证为“浙江佛教第一村”。去他家玩,向我们炫耀祖传的东西,从浓浓的古色中证明古代王朝。我对古董一向没品味,又缺钱,所以不会被惹。

但是也有一些村子,名字好像每年都会丢,他们觉得走进村子,肯定会遇到落魄的文人墨客,或者踢到很多陶罐瓦块。但事实上,当一个大圆转下去,除了新建的九曲桥、被铁链挡住的江岸墩、伪装成混凝土柱子的门楣,以及新绘的广为宣传的现代图案的B&B,几乎与历史的沧桑脱节。兴趣池似乎就是这样一个可以去的地方。

利益池,名字让人幻想。瞿博士的那句名言,想必大家都背过了:“太多的兴趣,很难哀悼人民的生命。”每逢端午节,那些担心自己烦恼的人往往以此为戒,制造感伤的情绪。“兴趣”这个词真的很老了。它最早出现在甲骨文和金文。它的本义是指人的呼吸,然后引申到繁衍生息,再引申到孩子。甚至是指利润,利息,赚钱后有多少人想继续赚钱。利益还是意味着和平,所以取名西塘,更多的是村民想在这里安居乐业。

西塘位于南浔东南角,与嘉兴桐乡接壤,东北距苏州吴江桃源镇不远。因为离湖州市中心很远,所以不为人知。由于地处省市边界,又受苏州、嘉兴的影响,西塘人说话带有桐乡音和吴侬软语。村民的日常生活与乌镇息息相关。西塘人有句口头禅:“出街”。其实他们不是在南浔逛街,而是去乌镇喝茶。

西塘历史上没有像近在咫尺的李记村那样的老戈文当宰相,所以也显得默默无闻。第一次听说西塘是几年前在桐乡乌镇开的互联网大会,安全性巨大。玉峰村附近有一个油库,离乌镇只有一条河。它建在运河边,正对乌镇。因此,他被派往现场进行侦察,以消除安全隐患。车子在村道上左拐右拐,看到写着西塘景区的街牌,才知道桑林藏在哪里,还有这么悠闲的地方。

其实西塘也是一个有着几千年历史的古村落。该村由隔江相望的孟河傣族古村和莫家埭古村组成。邻居们走来走去,乘船摆渡。这座木桥最初是一个渡口,后来被改造成了一座石桥。如今,不远处的玉峰村也并入了西塘。成化《湖州府志》述:“西塘村位于涪城东南,九十五里四十六都”,可见西塘在明代已初具规模。

因为西边有一条雪荡河,“雪荡”和“西塘”是由谐音相似性衍生出来的。雪荡河是湖州丝绸业的首选水源,与闻名世界的“李记湖丝”关系密切。我写的文章《系列中的湖丝,系列中的村庄》,已经解释过了,就不啰嗦了。朱国桢说:“如果湖丝只有七里,每两就比正常价格多一分。苏人一开始就知道,织帽缎和紫光就可以监督他们。”鉴于唐玺和李稷一脉相承,无需多做考证,唐玺产的湖丝肯定不亚于李稷产的湖丝。

种桑养蚕是老底子里西塘人的工作,很辛苦。养蚕时节,村民们在灶前供菩萨,烧香,拜蚕花娘娘。女人们打扫主房间,换上新衣服,在笼子里摘桑葚,全身心地投入其中。从繁殖到孵化,从第一觉到第二觉到第三觉,再到爬山结茧,家家户户都在挑灯夜战,里里外外忙个不停。所谓“蚕在屋内睡三次,春在门前过半”就是蚕农的真实写照。

西塘村的人也驯化了湖羊,因为桑叶和蚕沙是很好的羊饲料,是生物链中不可缺少的一环。西塘村有一个传说,讲的是金羊上岸带来的祝福,就是村民虔诚地等待丰收。农村人忙于生计的稳定。不管是养蚕还是养羊,都盼着丰收。日子在期待中坚定地到来。孟浩然说:“山河祈雨后,云开得开心”,农民的祈祷得到了体现。

前几年由于养蚕业和湖羊业的衰落,西塘人加大了养鱼的发展,尤其是大棚龟,把一个好村子变成了一条臭水沟。当然,这种情况已经完全改变了。如今,除了农业和桑树,旅游业是西塘的一大亮点。西塘有一个大型的休闲农业综合体,以陶渊明的《采菊篱笆》命名。那些没干过农活,喜欢文艺的小姐姐们是最爱。

然而,以古村落为噱头的西塘旅游却很少能看到真正有价值的历史遗存。原来,村里的庙桥和板凳桥都被拆了。莫家埭的沈老伯说,西塘村的庙也是文革时拆的,建了一个酿酒厂。以前庙里的菩萨很大,庙里的住持是个七十多岁的外来和尚。寺庙被拆除后,他就消失了。

村里的房子大多是现代建筑,老房子很少,但是傣族有一排百年以上的老房子,也是柴房。隔壁潘婆婆说:“我都80多岁了。我出生的时候,房子已经在那里了。应该有一百年了。”这一排的老房子都住在潘氏家族,但都不是大房子。潘婆婆说,潘家过去很穷,家里有八口人在外面吃饭。夏天,他们睡在外面的道场上。然而现在,潘家似乎发了大财,在南浔开了几家工厂。

西塘人在家族中的传承似乎不太重视。我问潘婆婆有没有家谱。她说每个家庭都有一个家,祖上的名字都写在牌位上,那是文革时烧的,现在没人记录了。西塘人似乎对氏族制度的起源看得很淡。潘老伯说,家堂里只记载了三四代祖先,他们是分开的,所以前几代不会被记住。

优雅和冷漠是西塘村的本色。淳朴忠厚是西塘人的天职。村民们非常热情地与人打交道。李佳前几年去了西塘,和朋友一起参加了当地女作家协会写作基地挂牌仪式。她说:“我在西塘看到了一个美丽动人的部分,我称之为女人的芬芳部分。”她描述的应该是西塘村人的人文情怀。

返回农业资讯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