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农村创业

戴胄 究竟是权大还是法大 这个问题曾经困扰唐宗宋祖

范文吧
发表于2021-10-01 05:35:45 归属于农村创业 本文已影响 我要投稿 手机版

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。——《老子》

权力大还是法律大,这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。有人说权力大,有人说法律大。可以说是见仁见智,见仁见智,三天三夜不一定能得出明确的论点。而且,这个问题很让人困惑。有些人不小心就会掉进坑里。

尤其是那些身居高位、手握大权、手握生死的当权者更容易入坑。说到这一代人,明朝的唐太宗,李世民自己跳进了坑里,把自己的脸变丑了,鼻子不是鼻子,脸不是脸,脸和里子都丢了。如果不是因为他对偷鸡贼的比较,他想尽办法演一出纵向监禁的戏,这会让才博重新面对。

唐朝官员

唐太宗心里觉得这个人是个可以重用的人才。看着最高法院大法官空的空缺,我立刻想到了张云谷,由此张云谷自然成了大理寺成。

张云谷刚刚担任大理寺成,一个重要的案件出来了。原来有一个河内人李浩德,精神有问题,整天胡说八道,说事情会变,说大唐会亡,说天下会乱,说我是真龙。

反正有一些对朝廷和皇帝不敬的言论,这个人很快就被告知了。以下官员认为此案不寻常,可以用来做文章。他们应该把它作为一个大案、要案或铁案来处理。案件逐层上报后,最终结果是李浩德被收监,判处死刑。

而张云家正好处理了这个案子。经过调查,他发现李浩德患有精神病。根据大唐法律,精神病人如果说自己是禁忌,可以免除处罚。“癫痫有征兆,法律不合适。”

张云谷

张云谷向唐太宗报告了这一事件的起因,唐太宗决定不再追究李好德,赦免了李好德的罪行。但是张云谷认为事情已经解决了,一切都很好。没想到,他提前去天梭把唐太宗的决定告诉了李好德,并公然在狱中与李好德下棋解闷。

这恰恰是张云谷做的最愚蠢的事情。这件事被主管监察朝廷官员的万吉知道了。此人发现李好德的哥哥李厚德是襄州刺史,而张云谷的老家在襄州。他认为这是一篇很棒的文章要做,于是弹劾张云谷包庇李浩德为精神病,明明是为了讨好家乡的父母,属于官官相保,屈打成招。

唐太宗知道这件事后,以为自己被张云谷当猴耍了,可是当他想做对人的时候,却被玩弄于股掌之间。按照大唐朝的法律,他是有罪的,但他没有死。根据唐朝的法律,张云谷因泄露朝廷机密被判入狱一年半。

但是,唐太宗掌管任何法律,认为老子想杀人就有权杀人,谁让老子不高兴,谁就杀了他。没有比权力更大的法律。当时,他怒不可遏。当时张云谷被囚禁在长安城东菜市口斩首。

几天后,唐太宗想了想,想起了书中写的伟大的唐律,后悔杀了张云谷,真的杀错了好人。在我心里,我觉得大唐皇帝做普通人的时候真的失去了大鼻子。想找点面子,想找个台阶下。

唐太宗把很多道理讲给宰相方等人听。你得担心你吃的是谁。凡事注意,不要不问就告诉我。张云家没死,你也没说什么,相关部门也说明了情况。原因是什么?

贞观五年,张云谷成为程大利。李浩德,襄州人,以风疾著称,言语与妖有关,被诏令下狱。云谷岩:“好德癫痫病有征兆,而法不正。”唐太宗答应宽恕。云姑窃报其旨,仍引伯Xi。统治书籍为帝国服务,万吉非法玩了它。唐太宗大怒,欲斩于城东。后悔的时候,方说:“等着吃人肉吧,还得担心别人。你应该注意一切。不问,今天什么都不会说,看到事情也不给建议。你为什么要帮我?如果云谷作为法官,玩弄犯人,泄露我的话,这也是非常严重的犯罪。如果按照正规法律,不判死刑。我当时怒不可遏,甚至处理掉了。公众一言不发、不重复地做出决定是合理的。”因为圣旨:“每一个死刑都必须重复五次,虽然是命令立即执行。”五次重复,自古以来。他还说:“如果你被判信守诺言,你可能会受到委屈。从现在开始,门得救了,那些按照法律法规而死并感到自豪的人应该记录和听到。”

说白了,唐太宗把杀张云谷的错误都归咎于方等大臣。然而,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,李世民下令今后应该重复死刑。

唐太宗把过错推在大臣身上,让他自己穿着一身轻服。然而张云谷的杀戮并没有这么快结束。这一事件的余波犹如巨浪,风暴搅得大唐鸡飞狗跳。

原来,大唐的司法人员从张云谷的杀人事件中吸取了教训。张云谷被杀是因为他的过错轻。如果他直接把李浩德贴上谋反罪的标签,他会被判死刑。张云谷不会因为得罪了皇帝而死。

于是,司法部门和司法人员对案件重判、无罪开释、判刑,重刑轻刑流行起来。而且即使这些人被判得太多,也不会追究他们的责任,但如果判得轻,他们就会失去理智。这反过来导致了这种糟糕的风格。

张云谷死后,执法人员以罪为戒;输了就不加罪。

贞观六年,判处死刑390人,是贞观四年的十几倍。至少有10万人被判处无期徒刑、有期徒刑和流放。当时的大唐人口只有一千多万,犯罪率太高。况且抓了这么多人,谁来搞劳动生产,谁来守边境,谁来织衣服、剪衣服。况且今年人这么多,明年可能比今年还多。长此以往,隋末农民起义会重现,大唐也不会迷茫。

张云谷被杀的余波如巨浪,唐太宗如霹雳,才意识到此事的重要性。如果死刑重播节目是设计出来的,救不了人的心怎么办。

唐太宗意识到,他必须迅速拯救它。他想了想,想出了一个怪招,那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犯人回到监狱。也就是说,唐太宗把贞观六年被判死刑的390人全部释放,让他们回家团聚,秋天处死。

唐太宗

结果,这些犯人回家后,都在秋天如期而至,没有一个人逃跑或没有回来。最后唐太宗赦免了他们,让他们回家与亲人团聚。

《新唐书·刑法志》:宗泰是个犯人,应该得到死者的同情。即使他回国,也会在秋天死去,他还说全世界所有的死囚都是垂直送出,他会在适当的时候来到首都。即使到了9月份,全世界死囚也有390人,没有监管率,都是从彝朝如期而至,没有人在躲藏中死去,但都被原谅了。

这个招数真的很厉害。唐太宗以阶下囚的身份回到监狱已经成为一个很好的故事,唐太宗也成为了一个永恒的君主。后来,宋太宗总想和唐太宗比,结果大臣读了白居易的两首诗,“三千怨妇出宫,四百死囚回监”。宋太宗一听,说我低人一等。

后来,宋代文学家欧阳修专门写了一篇《论犯人》,认为唐太宗重返监狱只是一场政治秀。王夫之也有这样的判断。但谁能想到,唐太宗的回监不是政治秀,而是无奈之举。一些被判死刑的人实际上达到了死刑,也许司法官员被过度判刑。

欧阳修

为什么一个犯人回到监狱是无助的?即使唐太宗直接给大唐司法人员发函,也会从轻发落,从宽慎微,无人理会。因为司法人员对唐太宗喜怒无常,经常犯法,凌驾于法律之上,表现出权力大于法律的样子。谁知道皇帝说的是真是假?很难说如果他出尔反尔,我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张云家。

唐太宗释放俘虏比下一道圣旨好多了,这让很多大唐司法人员和全世界都明白了。皇帝知道自己错了,张云谷也没有白死,所以以后判刑应该不会太重。

唐太宗回到监狱把游戏拉回来,一下子成了神仙君主,一脸的里子,总算不太尴尬了。但张云谷被害案的影响并未消除,大唐司法部门的量刑过重依然存在。

贞观十一年,刘德伟出任大唐最高法院大法官。唐太宗对近年来量刑过重、犯罪率上升提出质疑,问他是什么原因造成的。

这刘德伟直接说是唐太宗造成的,与大唐司法人员无关。权力大于法律,你是国王。想让法律宽松就宽松,想让法律严格就严格。原来法律规定“对被判处过重刑罚的执法人员减轻三级刑罚,对被判处过轻刑罚的执法人员减轻五级刑罚”。但是实际执行的时候,量刑过重就不处理了,量刑过轻就变成大罪了,就像张云谷被杀的时候一样。大唐司法人员为了自保不得不这样做。他们这样做是因为害怕被处决或监禁。

说到底,这个刘德伟还是皇帝。如果你按照法律处理事情,气氛就会改变。意思是法律大于权力,连皇帝都要遵守法律。唐太宗听了刘德威的话,不得不听,不敢让自己的情绪发号施令。至此,初唐时期的司法乱象得到了解决,司法人员对案件进行了公正的判决。

张云谷死后,法官以罪为戒;输了就不加罪。我试着问大理刘青德威:“最近,处罚网络有点密集,为什么?”他回答说:“这是在主的手中,而不是在大臣的手中。主若宽,他就宽。如果他赶时间,他就会赶时间。法则:损失减少三等,损失减少五等。今天,如果你失去了你的清白,你将会得到一个大罪。原因是官员之间互相免除,竞争会很深刻,但如果没有教导,就会怕罪。如果陛下犯法,风向会变。“上曰,从之。因此,他被判入狱。

唐朝初年,关于权力大还是法律大的争论以唐太宗的彻底失败而告终。正是大唐的司法人员据理力争,才带来了相对公平的司法环境,为贞观之治奠定了基础。

权力大还是法律大的问题不仅困扰着唐太宗,也困扰着赵匡胤、宋太祖。似乎任何掌握最高权力的人都会被这个问题困扰。

宋太祖被勇士加冕为大宝,称王天下。自然身上没有一些刚愎自用的气质,也喜欢让自己的气质散发出来。有一年,按照惯例,宫廷大臣会得到提升。然而,有一个人经常让宋太祖生气,这让宋太祖非常讨厌他。虽然这次他应该得到提升,但宋太祖却让他的批准被推迟了。

而宰相赵普为此事三番两次来到这里,态度非常坚决。这下宋太祖生气了,说:“我就是不让这个人升官。你能做什么?”意思是谁权力最大谁说了算,你可以随意做。

这个赵普也有很大的能量说一些让宋太祖下不来台的话。他说:“法律是用来惩罚恶人的,奖励是用来奖励英雄的。这是自古以来的真理。而法律就是世界的法律,你怎么能用你的喜怒哀乐来代替法律呢?”潜台词是法大于权,要自己权衡。

这话一出,宋太祖丢了脸,怒不可遏。他起身转身离去。而赵普也没有改变态度,只是跟在后面。宋太祖进了卧房,赵普站在宫门,过了许久,也没有离开。宋太祖别无选择,只能同意批准这个人的晋升。

而有王侯当迁官。毛是恶,不与。蒲健心想请。太祖生气地说,‘如果我不想动,我该怎么办?’溥说:“惩是惩恶,赏是赏功,古今渠道也有。而且,刑赏,世上的刑赏,陛下能尽忠吗?”毛很生气,溥也跟着生气。当毛进宫时,他不会走很长时间,但他赢得了余云。

赵普

可以说,像唐太宗、宋太祖这样的君王,都会被大国或大法所困扰。他们掌握着权力,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的话是诏令,也就是法律,别人必须执行。

结果,他们越是这样,越是不给面子,甚至搞得颜面扫地。最后,他们主动认输,结束了这件事。就这样,大唐才能保持长久的稳定和繁荣,而大宋才能温和辉煌。

返回农村创业列表